——源于中国明代的传统文人插花——

花道宏道流相关内容和最新资讯将同时在

宏道流官网『hongdaoliu.com』、微信『宏道流』、微博『宏道流』上发布。

所有图文资料可供学术研究、学习研讨和评论分析,但未经许可不得用于商业目的。

若需要在商业环境中使用宏道流图文,请与宏道流中国管理机构联系,谢谢!

关注宏道流
【诗词】任桃英:为了孩子们的诗意芳华
来源: | 作者:纯道 | 发布时间: 2019-09-17 | 218 次浏览 | 分享到:

为了孩子们的诗意芳华

——写在首期“郑谷草堂诗词夏令营”

闭营之后

全身心地投入一件事情,是辛劳的,也是快乐的。

今年盛夏,当“诗意中国·书香宜春”2019郑谷草堂诗词夏令营朗诵音乐会落下帷幕、整个夏令营活动闭营仪式圆满结束的那一刻,我长吁了一口气,突然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疲倦,浑身像散了架,睡意如潮水般袭来。这一觉,从当日下午直睡到次日清晨,无知无觉,无梦无惊。

醒来时,窗外的一声声鸟鸣清脆悦耳,几缕晨曦从窗帘缝里溜进来,调皮而温暖。刹那间,我突然体验到了“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的那种幸福,筹办郑谷草堂诗词夏令营以来的一桩桩往事、一幕幕情景,不由涌上心头。

(本文原载《宜春日报》2019年9月10日)

举办夏令营,缘起郑谷草堂重建。

郑谷是宜春人的骄傲。他生于唐末,天性好诗,幼年成诵,7岁那年,他随父亲过洞庭湖,竟然“岳阳楼上敢题诗”,被诗论家司空图惊呼“当为一代风骚主”。郑谷一生诗作等身,《全唐诗》收录其325首,直追李白杜甫,特别是他的“鹧鸪诗”,一时纸贵,千年传诵,由此人称“郑鹧鸪”。晚年辞官后,郑谷回乡隐居,结庐于仰山之下(今袁州区洪江镇仰山栖隐禅寺旁),文人名士、高僧大德、仕宦故旧,诗歌唱和,往来逍遥。期间,诗僧齐己携《早梅》诗求教,诗曰:“前村深雪里,昨夜数枝开。”谷笑曰:“数枝非早矣,未若一枝佳。”齐己叹服,拜郑谷为“一字师”。郑谷辞世后,草堂逐渐荒废,北宋年间曾重建,后又毁于山火。

这样一位人物,隐居的草堂是宜春当然的文化地标。2018年7月,在宜春市关工委和宜春历史文化研究会的发起下,郑谷草堂恢复重建进入实质性阶段。7月4日公开倡议之后,宜春社会各界人士慷慨解囊,很快便捐赠400余万元善款;从7月10日破土动工,到2019年5月8日,仅10个月便落成。这真是“民心所向,胜之所往”!期间我时常感慨,重建郑谷草堂见证的不仅仅是宜春民间力量对公益事业的无私,更折射出宜春人民对本土历史文化再现荣光的深切期盼。

重建后的郑谷草堂古朴幽雅。群山环抱之中,光照充足,空气清新,山野翠绿,流水叮咚,几间茅屋静静伫立,不远处的仰山栖隐禅寺香火袅袅、禅音悠悠。草堂为赣西民居夯土建筑风格,占地面积约1万平方米,建筑面积约900平方米,由讲堂、书堂、屋堂、亭廊等组成。从此,宜春历史文化研究会有了一个新的讲堂,明月山有了一个新的文化景点,宜春青少年有了一个新的传统文化教育基地,最重要的,则是宜春有了一个可与杜甫草堂相媲美的文化地标。

一个文化地标,建起来是基础,用起来才是关键。

早在郑谷草堂筹建之初,怎样发挥草堂作用,传承优秀传统文化、传播宜春人文精神、塑造宜春文化品牌,就一直在我心间萦绕。

2018年夏,上海师范大学兼职教授、上海禅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创始人沈纯道老师应邀来宜访问。我陪同他一路走、一路看,在仰山栖隐禅寺山谷,我重点介绍了郑谷草堂的建设规划设想。静静聆听之后,沈老师说:“郑谷草堂知名度不够,今后关键是要打响品牌。建议每年举办一期郑谷草堂诗词夏令营。”此言一出,我们不由眼前一亮。对啊,在诗人的故居办诗词夏令营,多么契合,多么富有吸引力!

2019年元旦假期,在市关工委、市教体局的共同谋划下,上海、宜春两地的相关专家、优秀教师齐聚温汤,就如何举办郑谷草堂诗词夏令营进行概念策划。我们商定:

定位上,举办夏令营的目的是要对下一代进行古诗词教育,传承优秀传统文化,为宜春推出一张文化名片,从而扩大宜春的影响。定位彰显站位,办好夏令营是显性目标,为宜春推出一张文化名片是核心目标。

主题上,确定夏令营的宣传语为“谒一字之师,结一世诗缘”,要求营员学习古诗词50-100首,创作格律诗5-10首,最后精选200首诗公开出版,相关标识、教案、推广活动等由此展开。确定这个主题是因为知道郑谷的人还不多,但“一字师”的典故流传甚广,便于宣传、利于传播。

时间上,定于暑假举办夏令营,时间跨度为半个月,按照市关工委“一三五十百千”工作规划的既定部署,今后5年每年举办一期。

特点上,夏令营一是规格要高,由专家策划、名师执教;二是主题要明,突出学习古诗词,读诗、吟诗、诵诗、赏诗,写诗;三是活动要多,注重走出课堂、亲近自然,体验参与、激发灵感;四是传播要广,要引发高端媒体、网络媒体广泛关注,扩大影响、树立品牌。这四个特点,是郑谷草堂诗词夏令营区别于其他夏令营的显著标志,也是品牌塑造的具体支撑。

放眼全国,夏令营数不胜数,而知名者少,有影响力者更少。郑谷草堂诗词夏令营凭什么横空出世?显然,仅有一个好的策划是不够的,还必须有细致的操作、到位的执行。

从2019年1月开始,围绕总体概念策划,我们开始了紧锣密鼓的筹备工作。

组建团队。策划方面,不仅有文化学者沈纯道全心投入,还有宜春人民的老朋友、2009年央视秋晚“宜春月、中华情”总导演郭霁红积极参与,专家策划团队初步成型。教师方面,来自上海的全国优秀教师国庆波、郝景鹏和资深语文教师吴月萍、邵元霞,与来自宜春的邬晓玲、丁艳萍、喻志浪、江娟、薛亚萍、冷金龙6位高级语文教师一起,组建起了一支强大的教师团队。

编写教案。考虑到夏令营时间只有半个月,明确精选历代名家诗词100首集结成教材,选择范围涵盖《诗经》、乐府、唐诗、宋词、元曲和明清代表作,内容上则必须适合青少年阅读,必须是标杆人物代表作,同时选入部分与江西和宜春有关的诗词。这件事看起来容易,做起来实则非常艰难,既难在从浩如烟海的诗词中选择合适作品,也难在对同样爱不释手的经典诗词进行取舍,更难在围绕夏令营主题进行开创性编纂和解读。为此,直至今年6月初完成最后教材读本,我们的教师团队历时半年、多次会商、数易其稿,为此付出了极大心血。

策划活动诗词夏令营当然不能闭门读诗,融入自然才能领略诗意,切身体验才能勃发诗情。为此,在短短15天里,我们精心策划组织了5场研学活动:穿越千古明月、亲近千年圣泉——参观古井泉街,观看《明月千古情》;寻觅禅宗智慧、品味诗词佳韵——游览禅博园,观看记录电影《禅境宜春》和动画片《月牙儿》;体验民俗风情、传承祟月习俗——游览二十四桥明月园,包粽子、打麻糍,举行拜月系列活动;体验农耕文化、感受丰收喜悦——开展葡萄采摘、稻田抓鱼活动;品读书香宜春、致敬诗意中国——参演“诗意中国·书香宜春”诗词朗诵音乐会。“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事实证明,这些活动的开展极大地激发了孩子们的兴趣和才华,也迅速提升了郑谷草堂诗词夏令营的凝聚力和影响力。

筹办晚会举办一台高水平的晚会,让孩子们与艺术家同台演出,借机扩大夏令营和宜春的影响,是我们总体策划时就明确的重头戏。为此,今年2月我专程到北京拜访于丹、郭霁红等老朋友,探讨思路,寻求支持。听说我们的夏令营以诗词为主题,她们眼睛发亮,郭霁红当场表示愿意参与,于丹立即向我推荐了一档电视栏目——中央教育电视台《诗意中国》。

很快,《诗意中国》总导演、主持人张宏和我见面了,郑谷草堂诗词夏令营的策划构想引起了他浓厚的兴趣,双方一拍即合。4月,他专程来到宜春调研,和我们商议晚会主题、文化元素、节目名单、邀请明星等重要事宜。随后的3个多月时间,市委、市政府大力支持,市关工委、市教体局全力以赴,《诗意中国》栏目团队通力合作,夏令营的孩子们如迎接检阅般厉兵秣马,一切的努力,最终成就了7月25日晚“诗意中国·书香宜春”郑谷草堂诗词朗诵音乐会的如诗如画、精彩绝伦。

组织建营万事俱备之后,夏令营招收什么样的营员就成了重点。诗词夏令营,当然应该是诗词爱好者,为此,我们采取了自愿报名和学校推荐相结合的方式,在全市甄选9—15岁的中小学生。让我惊喜的是,宜春“家家生计只琴书,一郡清风似鲁儒”的基因一点即燃,报名者蜂拥而来,原计划招收96名营员,最后不得不增加到106名。夏令营孩子多、出行多,衣食住行、安全健康都不是小事,为此,我们还招募了一批志愿者,每9个孩子配备一名教师辅导员。让我感动的是,烈日酷暑不能蒸发他们的热情,夜以继日不能消减他们的爱心,正是志愿者们的辛勤付出,让夏令营里每天都充满着欢声笑语。

短短15天的夏令营,收获满满。

最可喜的是看见孩子们成长。我们和孩子们同吃同住、同喜同乐,亲眼见证了他们身上几乎每天都在发生的变化。有的孩子从一开始的离开家人、偷偷哭泣,到几天后的黎明即起、自己洗衣,最后一扫娇气,自立能力迅速提高;有的孩子从手机不离手、电视吵着看,到很快把注意力集中到诗词学习、团队活动,最后完全脱离电子产品,自律意识明显增强;有的孩子从以自我为中心、不善与人相处,到能够主动关心伙伴、勇于承认错误和担当责任,最后大有谦谦君子的古风,心理实现了一次蜕变。夏令营闭营之际,孩子们说即使“君向潇湘我向秦”,但是“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他们如挚友般祝福、如亲人般拥别,真情实感让人泪奔。这些变化,花钱买不到,许多家长给我们留言:感恩这个夏天,遇到了最美好的夏令营!我相信,郑谷草堂诗词夏令营一定能越办越好,成为暑假孩子们最向往的去处。

最珍贵的是播撒了诗词的种子。诗人北岛曾说,诗歌教育应该从娃娃抓起,让孩子们从阅读的源头获得启迪。这正是我们的初衷。每天清晨,夏令营住地的亭台楼阁、池馆水榭,处处诗书朗朗,为了背诗、吟诗,许多孩子手不释卷、废寝忘食,在教师们的精心引导下,他们在吟诵中逐渐领悟了诗句的含义、诗词的意境、诗人的情怀。

沉浸在诗词的海洋里,孩子们还对诗词的押韵、平仄、对仗、转承、起合等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们开始尝试写诗,有的默默冥想如贤哲,有的搜肠刮肚如夫子,有的逸兴横飞如名士,他们的诗,有童真,有创见,有诗意,也有诗境。

“谒一字之师,结一世诗缘,种一诗之籽,绽一生芳华。”老师们说:“在此种下一诗之籽,愿孩子们未来一路芳华。”家长们感慨地说:“夏令营结束了,从诗意的宜春出发,孩子们必将拥有‘腹有诗书气自华’的人生。”我相信,夏令营给了孩子们一颗诗词的种子,这颗种子一定能生根发芽,让他们带着诗和梦想走向远方。

最欣慰的是宜春的文化传承后继有人。本期夏令营初步叫响了郑谷草堂这张文化名片,许多媒体说“古今草堂多少事,北杜南郑最相宜”,实际上,我们欣慰的不止于此。因为对文化的重视,本期夏令营搜集整理了郑谷的许多史料,让郑谷其人得以走出尘封的历史,参观郑谷草堂、了解郑谷诗词成为许多宜春人周末休闲的首选。因为对家乡的热爱,本期夏令营赢得了社会各界和媒体舆论的强烈关注,宜春的书香传统、耕读文化、禅意月韵激发了许多宜春人内心的那份自豪。

特别是夏令营的孩子们,他们从郑谷草堂感受到了宜春文化的分量,从郑谷诗词领略到了宜春历史的荣光,从和乔榛、李双江、张凯丽、朱琳、董浩、王洁实、月亮姐姐等十几位表演艺术家的同台演出中激发出了身为宜春少年的豪情,朗诵音乐会的“草堂耕读传家、书香宜春致远、诗意致敬祖国”三个篇章让他们开阔了视野、拓展了格局。我相信,随着9月份中国教育电视台献礼建国70周年专题片《诗意中国·书香宜春》的播出,将会有更多的孩子向往一个最美的夏令营——郑谷草堂诗词夏令营,将会有更多的人记住一座最具诗意的城市——宜春。

此时,我想起了郑谷的《郊园》:“雅道谁开口,时风未醒心。溪光何以报,只有醉和吟。

Copyright@2019-2025 版权所有:宏道流中国发展中心 沪ICP备XXXXXXXX号 All Rights Reserved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