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于中国明代的传统文人插花——

花道宏道流相关内容和最新资讯将同时在

宏道流官网『hongdaoliu.com』、微信『宏道流』、微博『宏道流』上发布。

所有图文资料可供学术研究、学习研讨和评论分析,但未经许可不得用于商业目的。

若需要在商业环境中使用宏道流图文,请与宏道流中国管理机构联系,谢谢!

关注宏道流
【书法】日本高僧良宽的书法人生
来源: | 作者:pmoefaa3c | 发布时间: 2020-10-27 | 253 次浏览 | 分享到:


【良宽】


良宽法师,江户时代后期,(清乾隆二十三年,1758)出生于日本的越后国出云崎。幼名荣藏,后改孝文。良宽幼时受到良好的汉文化教育,15岁左右就读于汉学名家大森子阳的私塾“三峰馆”,习四书五经及老庄哲学。18岁在光照寺削发为沙门。22岁时圆通寺国仙和尚来到越后,为其受戒,僧名良宽。后随国仙在玉岛圆通寺修行,操理佛寺之余精研汉诗。34岁时,国仙和尚逝世,他便云游四方。1831年卒于岛崎(清道光十七年)。良宽一生,住草庵,行乞食,孤独清贫而落拓自在,迥出时伦。在物质生活极为清贫的草庵里,良宽却能容膝易安,不改其乐。良宽的挚友解良荣重在《良宽禅师奇话》中说道:“与师语,顿觉胸襟清净。师不说内外经义以劝善,就厨上烧火,或就正常坐禅。其言不涉诗文,不及道义,优游不可名状,但道义化人而已。”



据记载,良宽曾学习过二王,怀素、黄庭坚的草书以及小野道风的《秋萩贴》,同时从日本假名书法中得到灵感。良宽书法当时与寂严、慈云齐名。良宽最不喜欢“书家的字、厨师的菜与诗人的诗,”因为这里面只有技巧而没有自性,太多表面文章而缺乏内蕴,过于一本正经而缺少自然而然的品质。良宽从中国、日本的古典书法着眼,而二者的融合中特立出自己的个性。欣赏良宽的书法,便会不自觉地为良宽所特有的艺术情境所打动。看似不讲究技巧,但又似乎技胜一筹;看似不经意,且意味无穷。良宽的书法是从他的人生修养中产生出来的,一点一画无不昭示着纯净而超然的灵魂的影子。他的书法又象他所喜爱鸟那样,高蹈入云,逍遥而又骄傲地翱翔在属于自己精神天空。       



在日本大阪中心区心斋桥筋,有家中尾书店。它主营碑帖,兼售文史、考古著作。书店只有20平方米,陈列四排书架,很像一个家庭书房。许多碑帖是中国出版的,随意翻翻,感觉亲切。从中,我发现了日文版的《良宽的书法世界》。这是日本学者小岛正芳研究日本高僧、书法家良宽的著作。




楷书《法华赞》


  生于1758年、卒于1831年的良宽,是日本的一个传说。读《良宽的书法世界》,他的身影在我心中逐渐清晰起来。这是一个和尚,一个不看重物质财富,又能文善诗、有极高书法造诣的和尚。他平时破衣烂衫,常与樵夫、儿童游玩;日常托饭碗,乞食为生。

草书《修身》


  关于良宽还有两个故事:一次,小偷进入良宽的房间,发现空空如也,没有偷拿的物品,良宽脱下衣服,递给这位不速之客——把这件衣服拿去吧。还有一次,附近的僧人看不惯良宽的行为,便有人动粗,对良宽施暴……少顷,漫天飘雨,良宽想起欺辱自己的僧人,忧虑地说:刚才那人好像没有带雨伞。

  佛家境界,望尘莫及。不过,从他的诗文似乎懂得,从他的书法也能感知一二。今天,默默读他的诗文,默默看他的书法,可以看到200年左右一个人的精神本色。

草书《《生涯立身五言诗轴》》

释文:生涯(懒)立身,腾腾任天真。囊中三升米,炉边一束薪。谁问迷悟迹,何知名利尘。 夜雨草庵里,双脚等闲伸。沙门良宽书。


  对我们来讲,200年左右的时间不算短暂。但形象化的汉字,日本和尚的书法,还有良宽腕下的清气,似乎让我们悟出了什么。

  他所处的年代,是我们的乾隆、嘉庆、道光朝代,那个时候,远在日本的良宽居然可以用汉文写诗,用毛笔写一手来历清楚的汉字,想来便感觉亲切。一方面,这体现了中国文化对日本的影响;一方面,我们发现日本和尚的毛笔书写,所表达的生命感觉,所透露出来的精神气息,离我们很近,又离我们很远,像一片云,在天空中若隐若现……

草书《遁世》


  是不是很像许多年前我们对弘一的谈论?那时候,我们被杂念羁绊,被欲望胁迫,久了,就出现了问题,于是,我们想到弘一,想到昔年的高人如何摆脱面临的困境。一时间,弘一一度成为人们疗治心灵苦痛的良药、成为信仰缺失的精神支柱。其实,弘一的李叔同和李叔同的弘一,印证了一个人在滚滚红尘中的经历、烦恼,苏醒、顿悟,与良宽有些许的共同,更多的是无以名状。弘一是尘世的大人物,出家之后,依旧是大人物。这一点,良宽不如,他一开始就是小人物,最后还是小人物——“生涯懒立身,腾腾任天真。囊中三升米,炉边一束薪。谁问迷悟迹,何知名利尘。夜雨草庵里,双脚等闲伸。”题为《乞食》的诗也是一目了然:“十字街头乞食了,八幡宫边方徘徊。儿童相见共相语,去年痴僧今又来。”他的《绝命诗》则更加直接:“秋叶春花野杜鹃,安留他物在人间。”

草书《乞食七绝诗轴》

释文:十字街头乞食了,八幡宫边方徘徊。儿童相见共相语,去年痴僧今又来。良宽书。


  《良宽的书法世界》收录了良宽许多幅书法。看这些书法,不敢相信良宽的住所真的局促。如果是的,那些徐徐展开的六条幅,那些宽博的横批,那些工整的对联,如果没有平坦的案头和上佳的笔墨,可以为之吗?可能为之吗?

  良宽是日本书法家。这样的判断,良宽当之无愧。他有一首诗,让我们明白了他与书法的关系:“静夜论文如昨日,风雪回首已两旬。含翰可临瘗鹤铭,拥乞平叹老朽身。”

     

  《瘗鹤铭》,这块南朝的书法碑刻,在中国书法史上具有坐标意义。它从中唐进入人们的视线以后,即受到文人士子的顶礼膜拜。良宽对此碑心领神会,他临习《瘗鹤铭》,也可能临习了许许多多的晋唐碑帖。我在他的墨迹所呈现出来的文化深度和艺术气质里,寻找到一位日本僧人对汉字书写的领悟。良宽真安静。他的内心保留着对传统碑帖的敬畏,但对于自己的字却不以为然。他用自己的字写自己的诗文,他用自己的字展示18—19世纪的日本书法。他有深厚的传统功力,可是更多的时候,他用毛笔挥写出来的字迹天真烂漫,一如日本的箱根和净莲清淡的溪水。良宽的字满足了他内心的需要,良宽的字不是表演,良宽的字不是步入俗世的筹码,最后的良宽,依旧是一个写字的人。我想,他在彼时的日本,也是个别;在汉语文化圈中,更是个别;在昨天和今天,依旧是个别。也许,这就是我们不断提到良宽,看好良宽的理由。

草书《南无阿弥陀佛》


  今天写字,劲使大了。纸张大了,点画大了,写字人的动作大了,展厅大了,印章、笔、砚台大了,写字中的世俗期望也大了……何苦呢?动机不佳,用尽浑身解数不是好事,接着就是筋疲力尽,就是僵硬麻木。良宽有一幅字写得好:一、二、三。对,就是一、二、三,几个数字,在良宽笔下飞扬。良宽,就是一二三般简单,也是一二三般遥远。

草书《一二三》


草书《和歌页》


草书《积德厚自受薄》



良宽(日本江户时代后期的诗歌人、汉诗人、书法家)。良宽有个最著名的观点:平生最不喜欢书家的字、厨师的菜与诗人的诗。这三种人的“活儿”大概都太局限在本身的技法层面上,在这个层面上尽无懈可击之能事,总是不免让人有炫技法之嫌!谈不上大境界。


草书《君看双眼色 不语似无忧》


草书《和歌页》


良宽的境界更像是跳出“活儿”的层面,反而活泼泼地。大多数人对良宽印象最深的可能是《天上大风》。那是他与儿童一起放风筝时,儿童们邀请良宽在他们的风筝上写上字,良宽便写下了闻名天下的作品。



良宽一生,住草庵,行乞食,孤独清贫而自在。良宽容膝易安,不改其乐。良宽的挚友解良荣重在《良宽禅师奇话》中说道:“与师语,顿觉胸襟清净。师不说内外经义以劝善,就厨上烧火,或就正堂坐禅。其言不涉诗文,不及道义,优游不可名状,但道义化人而已。”




良宽曾学习过二王、怀素、黄庭坚的草书以及小野道风的《秋荻帖》,同时又得日本假名书法精髓。

就草书而言,尤其受怀素的影响更大,其线质更近《自叙帖》,其恣肆有过之而无不及,更美妙的是与假名书法结合得十分完美!其楷书受二王、二欧影响多一些,更增添了禅趣与稚拙,对民国时期有过留学日本经历的几位大家影响颇深,如谢无量、弘一法师等。















































































































































阿弥陀佛!




本文作者张瑞田:书法家、文艺评论家。中国作家书画院副院长兼秘书长。


Copyright@2019-2025 版权所有:宏道流中国发展中心 沪ICP备XXXXXXXX号 All Rights Reserved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